康家俊_BFSH
2016年尾我監製了RubberBand的呢度,由構思的開始我就將「回到起點」這個課題放在腦裡面。想像最初大家甚麼都沒有,無論你或他需要甚麼的幫忙你或他就會出現幫忙,沒有管太多回報。我成長的年代這氣氛於城市裡面都依然濃烈,我成長於官塘區,那時還有好幾間夫妻檔的文具店、士多和玩具店,全部都互相認識常常坐在舖外行人路上打牙較,我們這些全日遊街的細路當然亦很熟絡,零用錢沒多少都是靠天天看看算。還有水族店的金魚嬸嬸每次給我多一匙的紅虫、請我吃油炸鬼的油炸鬼叔叔、和送我兩隻貓貓大豬小豬的泰昌糧油雜貨。這些友好和友情在以前的年代似乎來得比較輕鬆,畢竟這個年代我們連見人對話的時間都沒多少了。我希望改變,至少我自己要改變,我希望人與人之間的友善可以多一點,我希望跟朋友的友誼可以長一點,我希望這個城市的友好可以多一點。大概 wow and flutter 就是希望製造更多的機會讓友善的城市人再次走在一起,齊齊為這個地方投入更多沒計算的友好。

我由七一年出生開始就住在官塘宜安街,我家住五樓一號室,所以我媽媽在大廈裡面有個外號叫「一號師奶」,當時那棟大廈叫「友聯大樓」。

Vivian Yeung

===
要串得起,其實相當花氣力。先串起團隊主將,再串連主辦、贊助、支持機構。要串好參與單位,還有執行隊伍、無數支緩,將一切都串通好,盡力確保無串錯無串漏;亦要令串著的既緊扣又能活動自如。要串,先要無懼。

wow and flutter 給我強大動力,推動我將熟悉、陌生冒昧、似曾相識、介紹再介紹、久別重逢的人,都連繫上。能量相連的人就這樣 connect 起來。

然後,串好的圍成一個環,從這一個細胞開始,生命繁衍。

wow and flutter 是初生之贖,指日可待。

:: Vivian 講自己
我是Vivian Yeung,負責89268及wow and flutter 的營運和行政,我的工作主要為傾吓嘢、夾吓嘢、計吓數、催吓人同俾人催。我每天的開始是一杯鮮搾的蔬果汁。我沒有需要刻意分開工作或是非工作的生活。有時為了趕deadline工時長一點、有時因為新計劃而亢奮不願停止工作,有時為了去玩延後工作,假期時又會不時夾雜一點工作,為的不想之後太趕忙。每天都覺得很短很快過,致力維持8小時睡眠。我在這城市裡最喜歡的牛生牛太陳生陳太是startfromzero,他們的毅力和魄力,是我很欣賞和崇拜的。 89268十多年前便跟他們結緣。當我們的唱片店the Panic、活動空間Lab Yellow 和四樓工場都難以支持下去,他們卻一直堅持,不止守業,還在脫變、拓展,韌力驚人!最欣賞是經營者一直保持著純淨的心。

Kion Chan

===
《老子》:「天下萬物生於有,有生於無。」

記得很小的時候對「無」這個字一點好感也沒有,很直覺地覺得此字就是指「一無所有」。直到聽到「無敵」這個詞,才驚訝此字原來可以「好勁」。可是後來又聽到「無敵是最寂寞最是痛苦」這句歌詞,心情又頓時感到很沉重。

人大了才想通,對「無」的感覺,其實就是要看看怎樣用這字。若聽到「無畏無懼無悔無憾無拘無束無往而不利」時,當然無一感到不快;然而「一無所有」聽落固然不好聽,但假若因為能做到「人到無求」所以「一無所有」,相信也值得慶祝。

:: Kion 講自己
我是Kion,設計師及導師。我日常的一天是起床、設計、飲飲食食、睡覺。去年發生過最開心的一件事是wow and flutter WEEKEND 宣傳 launch 的一晚,有各師兄弟歸位的感覺。我在wow and flutter裡負責主視覺平面設計,期望香港人能提高對自身價值的了解及認同。雖然這城市有些非常不堪入目的人和建築,但還是喜歡這城。

Kit Yip

===
多年前聽過畢明的一句話:「一個人一 comfort 就會鬆,所以要跟舒服位(comfort zone)說不,跟自己說不。有空間給自己反對,不是甚麼都認同,要硬朗地say no,也可以充滿愛地 say no。」

作為多年的自由身工作者,最難的一課就是「說不」,不知道怎樣說,不懂得如何說。不「說不」的後果就是把自己的時間和身體都搾乾。經過多年後發現「說不」不一定是個壞事,也可能是讓自己看到事情的更多角度。

慶幸的是在 wow and flutter 團隊中不難說不,感謝團隊都懂得。 說不,其實是因為我們都懂得自己想說和想做的是甚麼。

:: Kit 講自己
我是Kit,一個全職自由身活動策劃工作者。香港是我成長的地方,所以我超喜歡這城。香港人雖有時很討厭很羊群,但其實有心人很多。我覺得這城市應該多些笑容和尊重,少些霸權與討厭。我在wow and flutter裡是一個甚麼都知啲的人,工作上有點百搭,活動流程宣傳製作贊助甚麼都做,主要是coordination的工作。我付出的是時間和勞力,希望香港有一個值得proud of的wow and flutter,讓更多人知道本地薑的厲害,不要忘本!

Charmian Tsui

===
香港人一向充滿衝勁,潮流事物、新奇美食,以至路見不平的事,總有一班有心人第一時間衝出來熱捧、排隊、伸出緩手。我最喜歡正是這種香港人,熱誠、不需想太多,想做就做。個人性格亦是衝動派代表,凡事想做便要立刻行動,結果有好有壞,有時憑著衝勁達到不可能,有時因太衝動而闖禍。在 wow and flutter 團隊中負責媒體通訊及管理社交平台,不少時間要衝著把最新鮮熱辣的資訊與大家分享,與一班一樣擁有傻勁的隊友向目標衝呀衝!

:: Charmian 講自己
我是Charmian,熱愛運動,上山下水不能停下,負責活動策劃及推廣,以及管理社交平台。每朝起來先去跑步,有時間會為自己做早餐,上班應付每日的問題及挑戰,瀏覽大量新聞及活動資訊,下班後和老公做gym或者放狗。
大坑曾經擁有很多香港獨有的小店,但漸漸因知名度而變質了。灣仔腸粉皇的阿叔很好,每朝買早餐還稱呼我為「阿妹」(面紅)。希望這城市少點計較,少點猜度,但首先要少一點陰謀論。 這個城市需要的是「欣賞」。

Munho Chan

===
活在荒誕既城市,唯一可以控制既,就是自己心情,所謂一笑置之,先可以令生活過得舒服點。

作為新手老爸,我每日都會對住個仔四萬咁狂笑,估唔到佢又會對返我笑幾下,原來笑,真係可以傳染!

好記得上年 weekend 到場既每一位,佢地既笑,係最真、最狂既,希望呢啲既笑,可以繼續傳開去,去令全世界既人都知,香港人都有最美的笑。

:: Munho 講自己
我是munho,在wow and flutter裡負責影像記錄,長拍長有。我對這城市的感覺是「又愛又恨、又愛又恨 x2」,希望自己在這城做啲留得低嘅嘢,做隻有希望嘅工蜂。去年見住自己個仔出世,好感動。如果這城市要改變,希望小朋友少啲功課。

Jimi Law

===
香港人喜愛玩樂,說得出的玩意你總能在香港找到。當然,我也不例外,潛水滑雪只要是玩的都請預我一份。但不知到了哪一天香港人想到玩的都是出國,假日留在香港都是納悶的。直到上年wow and flutter舉辦WEEKEND,我看到參與的人每一個都享受著這一連兩天的WEEKEND。

我期望到了有一天身邊朋友告訴我假日不用外遊了,因為要到wow and flutter的活動一起玩!

:: Jimi 講自己
我是Jimi,在wow and flutter團隊支援不同崗位。我喜歡香港,喜歡那種人與人之間的情味,雖然我仍在探索在這城市的意義。我在這城市裡最喜歡的牛生牛太陳生陳太是彩雲邨的「冬菇亭」,可惜的是那裡大概在今年三月就會清拆了。能夠成為wow and flutter WEEKEND團隊一員是去年令我最開心的一事,因為在現場我看見前來參與的人帶著滿足的笑容離開。

Yiu Sheungyee

===
多出來好像很奢侈,不過餘裕、餘地,是我來年對自己的展望。 做一個態度從容,凡時留一線的人,能以四兩撥千斤,自己先要儲備力氣。

不burnt out,不讓情緒一下爆出,不急於表達意見和態度,眼光放遠一點,站遠一點,看更大的圖畫。

不把日程擠滿,減去沒必要的人和事,有餘才有閒。做個自足的人,有剩餘之際,再與別人分享,分享好人好事好心情,而不是憤怒或怨氣。

人浮於事,在俗務之外留下時間和心情,才能細賞日常。靜聽一首歌的餘音,飯菜的餘香,剩下來的東西,來得緩慢,卻往往更細膩動人。有餘,才能感受吧。

:: SY 講自己
我是饒雙,一直以來都從事文字工作,可惜文筆並非特別好。由書編輯,到記者、出版書誌《what.》,到成為自由身工作者,最近加入某大型文化機構學藝,都與文字打交道。不過我最喜歡的是做飯及宅在家。我認為在這城市中所有的士司機的行業一直被低估了(除了不願過海那種),他們每位都是性格巨星,本身已充滿著故事,又閱人無數,亦差不多是對香港街道有最深切認識的人,更不乏行走江湖的霸氣,關心香港時事,是聊天好對象。我在wow and flutter裡希望說些平凡但有餘韻的故事,把生活在這裡的精彩人物推介給大家,並做一點記錄,嘗試這個平台的可能。

Sim Lau

===
多心、不安定,總是坐這山望那山,這一年只想學會專注於當下,不管身在山中,或是想望著遠方未能即的大山,只願能記得眼下所想所做的每件事。有時我以為我只想跨那座山,卻忘了沿路的風景才是真正需要去經歷的。

:: Sim 講自己
我是劉閃,我在wow and flutter擔任的是文字編輯部份的工作。我很喜歡香港,因為有很深的感情,由是,有時就會感到深深的悲傷。香港給我的感覺很壓抑,壓抑過了頭,就是不平衡,會有很多怨懟,尤其網絡上總是,有時會讓人覺得,做是「鳩做」不做是「港豬」,都幾難頂,也難過。從開始自由身工作以來,一直想多嘗試不同範疇,跟不同的人合作。我的崗位像個幕後的人員,會長時間躲起來一個人,也有需要與人接觸的時候。最希望遇上給予充足自由度的合作夥伴和老闆,文字工作在香港並不特別吃香,也不一定會得到相應的尊重,而在wow and flutter裡頭,文字受到很高的尊重,我覺得這對文字創作是很好的事,文字看似輕,其實它確實很重。